这一点在中国就行不通了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3-02 09:17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据悉,k4在美国会员有80%都是个人投资者,他们多是平均年龄50-60岁的医生、律师等专业领域的中产人士。而k4在国内发展五年来,目前吸纳的合格投资者会员只有几十个,以机构投资者居多,普通会员每年年费是2800元人民币。

不过,王万龙也表示,目前天使投资在国内生意比较清淡还有另外一个原因:“现在和十年前互联网泡沫时的情况已完全不同了,光有想法就可以找到钱的时代已过去了。”

尽管国际投资者对中国项目兴趣很大,但出手时仍有顾虑。王万龙表示,一是跨国投资操作成本高,二是中国在美上市公司频发财务造假增加了信任成本。

过去十年,k4在全球范围内为280多个项目共融得资金约2.9亿美元;而在其登陆中国的五年内,目前仅帮助投资了4-5个项目,金额总计在400万-500万美元左右,目前这些项目离上市还很远。

仅硅谷一地,k4投资者的资金持有量就达28亿美元之多。硅谷会员量占其总体的三分之一。

“k4最初希望把美国那套成熟的天使投资运营模式搬来,但事实证明行不通。”7月13日,美国最大的天使投资平台美国k4天使投资集团(keiretsu forum,简称k4)上海分部总裁王万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我们正在调整策略。”

另外,国内寻找融资渠道的项目方并不愿意在前期做投入。k4上海分会位于嘉定的国际汽车城内,同在周边办公的有许多国内的机构投资者。这里聚集了众多国内汽车产业和新能源产业的高新技术项目,而k4目前还没有在此寻找到恰当的目标。

但是,k4在国内的局面始终没有打开。上海分会副总裁欧阳红波告诉记者,天使投资的成功率本来就不高,美国模式在中国则更难运作。作为投融资的平台,国内并没有类似k4这种会员制的聚集各路天使投资人的中介机构。在美国,k4的盈利主要通过会员支付的年费和项目方支付的路演演讲费。由于会员来自不同领域,能够在尽职调查阶段共享资源,因此他们愿意支付每年约3000美元的年费。

“这一点在中国就行不通了。”王万龙说,“中国的个人投资者原本就少,同时也没有习惯购买专业服务,通常是直接把钱投给vc了事。”

k4集团2000年9月在美国硅谷成立,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天使投资联盟机构。和一般天使基金不同的是,k4按照会员制的方式将个人投资者和少数机构投资者聚集在一起,共享投融资服务,为会员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合适的项目。

上海国际汽车城人才培训学院院长、海外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服务中心副主任浦维达表示,k4所做的事情,在国内一定程度上是由政府部门来操办的,企业习惯了政府公共服务,对投融资市场彻底的商业运作还没有完全适应。

“国内企业宁愿向我们支付大约5%的融资金额提成,也不愿交演讲费,不愿做前期投入。”王万龙说。

他表示,如今在全球资本市场上,天使投资仍针对种子期的企业,但对项目公司要求变高了,“理想的项目是,公司已运营了一段时间,有30万-50万美元的先期投入。如果是技术类的,产品原型要出来,并且要在市场上证明是可行的。这是两个最基本的条件。”

和如今国内pe、vc在资本市场群雄逐鹿的情况不同的是,天使投资始终不温不火,发展缓慢。

目前,k4共有850多名合格的投资商会员,分布在北美、欧洲和中国的20多个分会中。2006年其在北京设立了分会,去年5月又在上海国际汽车城成立了分会。